关于活着这件事死亡才是对生命最精准的教育!

发布日期:2021-11-25 14:4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死亡有三重。第一重死亡,是在你身体的机能停止运转之时。第二重死亡,是在你的身体被运送到坟墓中的时候。第三重死亡,是在未来的某一个时刻,你的名字最后一次被人们提及。

  在《奇葩说》第五季半决赛上,邱晨自曝2018年3月14日确诊甲状腺恶性肿瘤外加淋巴结转移,随后轻松乐观地讲述了自己的抗癌经历。

  或许对于三十多岁的邱晨来说,这是她离“死亡”最近的一次,也是对“死亡”最有切实感受的一次。

  年轻时,我们面对“死亡”,大多是因为身边亲近之人的离去。我直到14岁,二表哥突发车祸去世时,才开始清晰意识到“死亡”的残酷,阿姨和母亲撕心裂肺的痛哭,家人垂丧着脸。面对亲弟弟的离世,大表哥在亲朋面前表现得异常坚强,却在无人空房间暗自流泪。至于我,在被母亲告知这件事时,怔住了,第一次表现出对亲人离去的无法接受,继而,我晕了过去。在葬礼上,我几乎流不出一滴泪,我只能远远的看着,默默接受着曾经亲切的哥哥已经远去。

  所以我无法想象邱晨第一时间知道自己得了癌症时的心情,是无助,是痛苦,还是有一瞬对世界的不舍,或许从那天起,邱晨看待世界的已经变了。用她自己的话说,在“死亡”的逼迫下,她想在余下有限的时间里,去做更多的有意义的事情。

  生活并没有因此变得灰暗,更像是得到了某种阳光的因子,让虫仔变得积极主动起来。她改掉了多年改不掉的痼疾陋习,放下了多年放不下的偏见和傲慢,开始早睡早起,一小时锻炼,一小时读书,一小时静坐......时间于她而言,是珍贵成秒的存在。

  如今的她,站在《奇葩说》的舞台上,轻松回忆起当时患病时的种种经历,说:死亡让她学会了三件事情。第一件事就是让她明白了“死亡才是对生命最精准的教育”;第二件事是让她明白了“只有直面死亡,你才能够有实力去对抗死亡”;第三件事是跟疾病和死亡对抗,其实是一场无比漫长的长跑,而且他迟早会行至人机罕见的赛道上。

  在中国固有的观念里,“死”是一个很忌讳且敏感的词,所以我们从来没有真正的死亡教育,对死亡没有概念,更没有认真的思考,有的只是面对死亡时的痛苦和不堪一击。

  就像邱晨说:无论是死亡还是人生中躲不过的坏消息,我们只有看到它,面对它,甚至愿意谈论它的时候,我们才有可能去对抗它。

  这道充满哲学辩证意味的辩题问:如果能看到别人的死亡时间,该不该告诉他?原以为涉及“生死话题”时,节目会前所未有的沉重,结果始料未及的却是动人。

  看到题目的第一时间我就在心底呐喊:为什么不告诉他,必须告诉他啊,消极也好,积极也罢,都是他对即将结束的这段人生最好的注解。不要等一切都来不及的时候,让他后知后觉,这样才是对他真正的残忍。

  反方赵帅则认为:告诉对方死亡时间是没有意义的事情,因为信息残缺而且无法改变,只会徒增烦恼。

  正方庞颖认为:知情权是每个人基本权利,而且这是对方的生命,如何面对都是对方的选择,你没有资格剥夺,所以要告知。

  反方颜如晶则从自己出发,表示这件事情太沉重自己承受不了,所以选择不告诉。

  几番回合战之后,双方旗鼓相当,全场最精彩的部分发生在最后一辩,邱晨对决黄执中。

  邱晨难得走起了苦情路线,她认为:人应该学会正确的面对死亡这件事情。她讲述了自己年初得了晚期甲状腺淋巴癌症的故事,告诉大家她在面对死亡时候的感受。她说在接到诊断书后的那一个小时,她处理了很多事情。

  她联系了做手术的医院,查了手术前后要注意的事项,用最快的速度把病情把握好。她还把消息告诉了家人和朋友,还有身边的工作人员,商量了手术安排,和工作伙伴交接了所有的工作,甚至还不忘和自己的健身教练请假。

  虫仔用乐观的言传身教告诉我们:只有面对“死亡”,才能让你的人生重新点燃亮光。

  黄执中则用三个观点告诉大家为什么不能说。因为第一生命的数字是变量,人生有很多都蝴蝶效应,所以不能说,因为你现在看到的下一刻可能就不是了,但是你说了一切就不一样了。第二,如果生命的数字不变,那更可怕,那就是“宿命论”,早就注定会使生命变得毫无意义,所以更不能说。第三,生与死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专注生活。

  其实这道题已经没有了原本的“该与不该”的争论,更多的是对生命的看待,而面对生命,我们总有自己的悲观和乐观,知道生命的尽头在哪里,或许很多问题就能迎刃而解,你纠结的,想不通的,都会过去,在“死亡”面前,一切都变得微不足道起来,你会开始正视时间的意义,会比之前要懂得世间的真理。所以蔡康永在导师发言时才会说:“只有面对悲观的人才能乐观起来!”

  死亡,或早或晚每个都要面对,但认真对待生命和生活,你可以从今天开始,不枉费时间的治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