互联网的下一个大趋势就藏在这个关键词中

发布日期:2022-09-15 22:1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互联网的发展已经渗透进了日常生活的缝隙中,将技术融入于无形。但“现在”是一切过去的必然结果,也是一切未来的必然起因。

  今年,我们见证了互联网行业本身给我们冲击,市值下跌、财报亏损、大量裁员,同时我国网民规模达到了10.51亿,人均每周上网时长为29.5小时,增长的极限来临。不少人心中产生了一个疑问,互联网就这样了?颠覆式的创新还会有吗?整个世界高喊数字化多年,然后呢?下一个融入于无形的技术是什么?

  也许是人们太需要刺激的新鲜感了,扭头转向了热火朝天的web3,元宇宙。但喧嚣过后,围观者琢磨完概念,又开始寻找人类盈余的时间和智慧的汇聚成果——用技术创造无形的信任,掀起产业互联网的新浪潮。

  中国的产业互联网达到了几十万亿的市场规模,被给予厚望、堪称互联网下半场“全村的希望”,但很多企业就是不得门道。

  最先提出“互联网下半场”的王兴,曾经说过,美团点评作为最大的互联网餐饮平台,过去几年做的只是很薄的互联网化,即帮助企业引流。“我们有很多方面的数据,是可以帮助商户做决策的,但是这个东西要发挥作用,是真的需要深度融合才能整体转型,而不是停留在简单的通过互联网去导流。”

  走数字化的道路,已经成为行业共识,报告显示,我国在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关键工序数控化率已经达到了55.3%,数字化研发工具的普及率达到了74.7%。当数字化工具成为“基操”,企业之间便很难再拉开差距,竞争优势荡然无存。

  哈啰在全国的两轮电动车保有量超过3亿台,上游供应商达数百家,年采购额达数10亿元。

  哈啰首席财务官陈晓冬说: “由于市场需求和付款周期问题,库存压力大,我们需要一套能与供应商建立协同且互信的解决方案。”

  “能不能交易”是数字化系统来解决的,但还要解决“敢不敢”的问题,因为交易涉及风险,必须有信任机制的构建,降低交易的信任成本。

  做生意的大智慧在于发明交易,而交易的本质在于信任。它是解决了生产力之后的生产关系的问题。有这样一句话,“如果没有信任的线美元的汽油时,你甚至不敢把一张20美元的钞票付给加油站的服务员。”

  奇瑞公司用新能源商用车,进军了城配物流领域,但是遇到了一些问题。市场上偏好燃油商用车,新能源商如何凸显自己的价值呢?提供更高的服务附加值。这是一个关乎产业链的问题。

  在上游,奇瑞连接起了生产制造、货运货源、金融服务等端口,在下游连接起了 “货运小哥”,并将用车平台引入生态,直接为核心用户货运小哥带来生意。同时还引入金融平台,提供用车租赁服务,让货运小哥不用前期投入太多。

  比如,奇瑞下游的用车公司相当于车队,由车队来调用汽车。但是,用车公司与奇瑞之间是租赁的关系,租赁方需要资金,以及金融服务,这时候需要各个参与方对这样的合作有足够的信任。

  2021年4月份,车展上一位车主就特斯拉刹车失灵的问题展开了维权,之后特斯拉给出了一份Excel格式的车辆行驶数据,但被车主质疑数据不实。

  “打官司就是打证据”。电子证据分散、取证困难、易被篡改、难以认定等问题,被视为涉网审判的“最后一公里”。

  他们和蚂蚁链合作,将区块链技术植入车辆的“大脑”中,通过加密算法,让数据在流转的过程中无法被篡改,即使这个数据在流转过程中发生了多方参与的情况下,也能保证数据的可信。一台车就变成了行走的可信设备。

  这样就从人的信任变成了物的信任,由不可控的信息变成了可控的信息,降低交易成本。

  任何经济交易都会存在交易成本问题,为了防止经济交易中的欺诈、破坏及处理争端所付出的成本。

  母系社会的交易信任是“物物交换”。迦太基人把货物摆在海滩上,回到船上升起黑烟,土著居民就来海边,放下金子取走货物。货币出现后,交换逐渐变成对钱的信任,陌生人之间,信任变得困难。

  在复杂的现代社会,人需要与难以计数的陌生人交易,这就要“制度”,比如产权、契约、法律等等。制度能减少交易中的摩擦。

  这样我们能安心地与社会上的各种角色和工种进行交易,我们在便利店买到的食物可以放心享用。这样的信任大厦,都是建立在制度的地基之上,对经济活动影响深远。

  马云曾说过“你从一个素昧平生的人那里买了东西,你把包裹交给一个陌生人,一个你从不认识的人将你的包裹送达……淘宝对中国最大的改变就是建立了陌生人之间的商业信任。”

  但是制度并非是全然完美的,现实中也存在制度无法解决的问题,交易中的摩擦时有发生。尤其对于交易复杂,上下游资金链占用大,信任门槛高的行业,不少让人头疼的问题仍然没有得到根本的解决。

  举个例子,袁晶女士是一位来自义乌的中小企业主,专门生产水晶饰品和玻璃类半成品,产品销往世界许多国家。

  从事跨境贸易多年,袁晶透露,国际贸易交易中,通常是客户30%首付,见到提单后再付40%,剩余30%全靠信用约定,往往1-2月时间内付完全款,中间如有遇到其他不可控原因,也会面临无法收回全款的风险。产品本身利润低,一旦出现违约风险,生意可能就要“打水漂”。

  她的担忧是传统跨境贸易中的一个缩影。受限于复杂的贸易流通和漫长的交付周期,交易双方拖欠款项、拖延发货的事情时有发生。这其中的核心问题是买家与卖家之间的信任问题。

  在更大的层面来看,未来产业数字化的图景一定是让人心潮澎湃的。数字世界与物理世界协同发展,共生共荣,突破虚实之间的阻碍,产业发展的智能化得到极大提升,真正触达科幻电影般的场景。

  这关键的技术就是区块链,与它相关的词一贯硬核:去中心化协作、数字分布式账本、加密算法、智能合约、不可篡改。

  这些词带来的效果就是,不需要中心化架构的高昂运维成本、加密保护隐私、源头确定为真、利益分配,这一切听起来就很经济,适合拿来做生意,不仅能以较低成本提升效率,更能解决信任问题。

  前几年区块链刚刚诞生的时候,各种概念和炒作满天飞,数字货币抢占了无数风头。喧嚣过后,当我们讨论“区块热”真正改变了什么,发现在实体经济、产业互联网领域中区块链已经成为一项重要的技术,区块链脱虚向实。

  我国《“ 十三五” 国家信息化规划》中把区块链作为一项重点前沿技术,不少企业也在研究相关的技术方案应用落地。

  上文提到的做跨国生意,苦于账期回款的袁晶女士,接触到了蚂蚁链的Trusple业务团队,成为该平台的种子用户。Trusple基于区块链技术链接了买卖双方、买家银行、卖家银行以及国际贸易链路中的核心生态角色,当买家和卖家产生一笔贸易订单后自动上链并开始流转,银行会基于订单约定的付款条件自动进行支付,避免了传统模式下卖家需督促买家去线下操作转账,同时也能防止有些客户恶意拖延付款时间。

  区块链的重要作用就是通过数字进行“确权”,对数据的确权、对资产的确权,呈现清晰的权属关系,促进流转和交易,它是一种改善生产关系的技术。

  你虽然没有亲眼看到这个事物,也没有去库房去统计数量,没有去实际跟踪一笔订单,没有去核查一笔账单,但你可以相信这串代码后边绑定的是唯一存在的一个事物,它可以是一个数字藏品,可以是你果园刚采摘下来的一个苹果,生产线上刚生产出来的一部手机。

  而隐私计算则是更贴心地为交易各方保护了自身的商业隐私,解决商业交易中“哪些是可以说的,哪些是不能说的”问题。

  区块链+隐私计算,理论上已经可以解决商品在数字世界中的流转,你可以进行交易,流转,就像在现实世界中的交易一样可信。同时你可以溯源,甚至比现实世界的交易更加可信。

  以上这些实际上是为了实现了数字世界的交易,比如你买个英雄皮肤,在元宇宙中买了快地皮,搭建了个房子——这些产品可以算是“母胎上链”的产品,从一开始就在数字世界中构建出来。但我们要实现的未来却远不止于此。

 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给光伏设备装上“大脑”——一个IoT芯片模组,记录各种数据,比如光照时间、太阳角度、发电量等等,让设备变得智能。

  就是将现实世界的生产、运输、销售等各种数据映射到互联网,在虚拟网络中搭建了高速公路(区块链+隐私计算),生产了产品(IoT技术),让产品通过货车(网络)达成交易。

  上链+IoT才是“产业元宇宙”的重要无形设备,怪不得“区块链”+ “物联网”被称为“天作之合”。

  近些年各类型企业纷纷打出了数字化转型的口号,但可能做了好几年却磕磕绊绊,收效甚微。

  1)首先是流程数字化,这部分容易理解,典型的就是传统的ERP系统、供应链管理系统,各种上系统的手段,这要提高的是企业内部各个环节的协同效率。

  2)第二步才是数字化转型,基于数字化长出一种全新的商业模式,形成竞争力,这是当前诸多行业、企业都在不断追求的方向。

  比如,宝岛眼镜用“专业化+数字化”战略,把一家传统的眼镜零售连锁品牌,走出了独一无二的数字化转型之路,打造出新的服务型零售的商业模式。

  3)这第三步最为关键,也正是产业协作的数字化,这还是一片蓝海,想象力最大,红利也是最大。

  詹姆斯·卡斯(James P. Carse)在《有限与无限的游戏》(Finite and Infinite Games)向我们展示了世界上两种类型的“游戏”—— “有限的游戏”和“无限的游戏”。

  “有限的游戏,其目的在于赢得胜利;无限的游戏,却旨在让游戏永远进行下去。有限的游戏在边界内玩,无限的游戏玩的就是边界。有限的游戏具有一个确定的开始和结束,拥有特定的赢家,规则的存在就是为了保证游戏会结束。无限的游戏既没有确定的开始和结束,也没有贏家,它的目的在于将更多的人带到游戏本身中来,从而延续游戏。”

  产业协作的数字化,正是这样的一种无限的游戏,正如元宇宙一样,具备各个层面的图谱,需要种类繁多的玩家来参与到一个行业生态的构建和激活中。

  尽管我们不断讨论数字化,但是数字化只是手段,而绝不是目的。当数字世界的车站建好,路也铺好,各个村落能够开始交易,才是一切真正开始的时候。

  而当我们步入产业互联网的时代中,行业的核心就变成了重塑整个经济增长的模型,释放数据的价值,进入全面的价值互联网的时代。

  在互联网的上半场,我们见证了数据公司的价值。但是在互联网的下半场,大量有价值的数据资源有待被释放。

  产业的发展是一波一波的,但是可以很肯定的是。第一,产业数字化会生成数据、产生结果,没有数字化就没有数据;第二,下一波一定是产业协作,当企业都有数字化能力的时候,一定是要考虑的是,如何把自己的生产链路、销售链路等建立更好的协作关系。

  这就要求企业眼睛向外,关注产业上下游和其他面向产品的服务,建立实时、高效的协同,不断交换、不断反馈,在这场游戏中营造出更大的世界观。这样的举措无疑在呼唤着一套数字化基础设施。

  作为蚂蚁数科的一块重要业务,蚂蚁链最初被视为是蚂蚁的“区块链”板块,经过几年的演进,已经发展成了多种复合技术的综合科技业务板块。而其背后的蚂蚁数科,不仅在帮助千行百业做传统的数字化升级,同时已经面向未来布局了可以解决“产业数字化协作”的技术和产品。

  蚂蚁数字科技是蚂蚁集团科技业务的重要板块,今年年初正式成立。从目前公开的信息来看,其代表性的科技要分三个板块。

  第一板块是原先从支付宝、原蚂蚁金服孵化成长出来的云科技产品和服务,包括SOFAStack、mPaaS、OceanBase等底层科技产品,解决产业数字化第一步的“有没有完成数字化”问题。

  第二板块是从蚂蚁区块链延伸而来的智能科技产品和服务,以蚂蚁链为主要品牌,核心问题是解决机构完成数字化第一步之后,“能不能在数字世界进行产业协作”的问题,这个板块公开信息较多,公司的重视度也可见一斑。

  第三个板块是平台和创新产品和服务,其对外的感知更多是融合技术带来的平台业务,致力于探索“数字化原生业务”,例如鲸探、数字身份等相关业务。

  克劳斯·施瓦布(Klaus Schwab)说过这样一句话,对于所有行业和企业而言,问题不再是“我们是否被他人颠覆”,而是“颠覆会何时到来,会以什么形式出现,对我们和我们所在的组织会产生怎样的影响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