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非驻华大使兰加:世行应由发展中国家领导

发布日期:2021-12-30 23:0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如果中国越是积极响应这些诉求,中国在非洲就越被视为一个可接受的合作伙伴。” 南非驻华大使兰加博士(BHEKI WINSTON JOSHUA LANGA)表示。

  曾经任南非总统祖马私人秘书、并曾担任南非驻俄罗斯大使的兰加,于去年南非加入“金砖国家”前夕到任中国。在本月13日接受《第一财经日报》独家采访时,兰加对“金砖五国”间的冲突与共识有着积极见解。

  “我想个体金砖国家成员之间的分歧,这并不是个秘密:属于不同大洲,不同文化背景,有各自的国家和区域利益,所以不得不在某些特定的领域或者行业进行竞争;不过这个组织的独特之处在于,在许多特定的领域中,这些国家又拥有着共同的观点。”兰加表示,例如在国际金融机构的治理改革上,金砖国家就有着共同的日程表。

  兰加还表示,在世行行长候选人问题上,“南非在奥孔乔-伊韦拉这位候选人的问题上,态度是非常明确的,我们希望其他的金砖国家也能够支持她”。

  第一财经日报: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总裁“争夺战”中,金砖国家并没有能在支持一位候选人问题上达成共识,在此次世界银行行长候选人问题上,世行第一次出现了两位非美国推选的候选人——哥伦比亚前财政部长奥坎波(已退选)和尼日利亚财政部长奥孔乔-伊韦拉。你认为,此次金砖五国是否能够团结在一位候选人身后?南非目前对此持何种立场?

  兰加:南非在这方面的立场是,通常这种机构会继续由发达的西方国家所控制,但我们相信发展中国家世界已经有能力来领导这些机构;南非同其他金砖国家一道,也立志于使各国在包括IMF和世行等机构中,在各个层级都得到公平代表(权);所以我们认为,现在已经是发展中国家出现这些机构候选人的时机了。

  例如尼日利亚的财政部长奥孔乔-伊韦拉,她非常有能力来担当世行行长这一职务,她拥有良好的资历,而且她对世行体系也非常熟悉。

  金砖国家也同意,世行行长的甄选过程应是透明和公开的,且应采取择优录取的原则,不过南非在奥孔乔-伊韦拉这位候选人问题上,态度是非常明确的,我们希望其他的金砖国家也能够支持她。

  兰加:是的。目前,态度并不明确。我知道中国和俄罗斯也倾向于奥孔乔-伊韦拉,但是这个问题我并不能代替发言。不过,所有的金砖国家达成共识的一点是,现在已经是时候,考虑由发展中国家来领导上述机构了。

  日报:你认为这是否构成了部分原因——促成金砖国家组建属于自己的发展银行,使得资金使用等方面都更具有自主权?

  兰加:金砖国家认为,发展中国家在世界经济中已经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,因此对于当今世界金融机构的改革,问题是能否体现这个现实:经济力量向东转移,(中国在这方面是很好的证明);因此很明显的是,需要在国际金融机构方面有所改革,不过金砖国家并不是在追求对目前金融机构的一种代替,它们寻求在上述机构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,以及更好地在上述机构中被代表。

  在上次金砖峰会上,建立一个发展基金的倡议,是金砖国家希望在国际经济社会中扮演更大角色的体现;在我的理解中,这个发展基金并不仅仅适用于金砖国家,我想在设想中,这是适合于广大发展中国家的,而且还可以对世界经济困难有所贡献,例如甚至在解决国际财经困难方面,可以向欧盟某些国家借款。又例如我们知道中国拥有巨大的外储,亟需投资的项目。不过这一基金也还是在讨论和设计之中,各国政府智库都在为此进行探讨。

  日报:此次金砖五国在印度的峰会上,五国领导人向IMF施压,敦促其加快治理结构改革,以便更好地代表发展中国家,在这方面也一直有一种看法是,由于IMF忙于救援欧洲危机,而延迟了其治理改革。你怎么解读金砖五国的声明?这是否暗示着如若IMF不加速其治理改革,金砖国家就会延缓进一步对IMF的注资?

  兰加:我觉得在发展中国家和金砖国家之中,明显有一种加剧的受挫情绪,这主要是由于国际金融系统改革的速率所致。我们刚刚讨论过这些机构的治理改革,速度很慢(如果还算是有改革的话)。而且对这些借款机构也有沮丧情绪,因为目前看起来,它们把优先权都给予了出现问题的发达经济体,例如欧债危机的情况。而同时,发展中世界本应得到更多支持。你可以看到那种偏见——不仅仅是在治理方面,而且在资源受惠方,借款政策方面等也是如此。我想在这种背景下,考虑上文我们提到的发展银行,可以向西方释放一个积极的信号,就将此看作是一个健康的竞争吧。

  日报:在印度召开的金砖五国峰会上,包括巴西开发银行、俄罗斯开发与对外经济活动银行、印度进出口银行、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与南非南部非洲开发银行在内的五国发展类银行,共同签署了《金砖国家银行合作机制多边本币授信总协议》以及《多边信用证保兑服务协议》。这些协议将如何促进金砖国家间的贸易?

  兰加:我们视之为一次显著的进步。很长一段时间以来,我们都在谈论如何能够减少对于美元或者日元这些货币的依赖性,所以我认为,这肯定会刺激金砖国家间的贸易,并且协助这些国家进行贸易。

  日报:不过自“金砖国家”的概念诞生开始,就有评论称,这些国家间差距巨大,在各个领域都出现利益冲突,因而不会产生紧密联盟?

  兰加:我想个体金砖国家成员之间的分歧,这并不是个秘密——金砖国家属于不同大洲,不同文化背景,有各自的国家和区域利益,所以不得不在某些特定的领域或者行业进行竞争;不过这个组织的独特之处在于,在许多特定的领域中,这些国家又拥有着共同的观点。例如我们谈到的全球治理,即如何解决世界上的政治争端,如在利比亚、叙利亚问题上,我们采取的是多元化多边机制以及和平解决方式,而且认为这些争端应该由这些主权国家来自行解决等;在经济方面,我们也认为应使国际金融机构更加民主化,使发展中国家能够得到更好的代表,即体现在成员代表权方面,也体现在受惠项目方面。总之,虽然金砖国家会有分歧,但上述所提都是我们共同的议题。

  日报:根据IMF的数据,近十年中国在世界贸易体系中的份额几近增加了2倍,从2000年度的3.9%到2009年度的9.7%。同期,印度的份额也从0.7%上升至1.2%,俄罗斯的份额从1.7%上升至2.5%,巴西则从0.9%上升至1.2%。然而,南非从2000年至今,在世界贸易中的份额就一直维持在0.5%。南非目前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?是否希望通过金砖国家的渠道加以改变?

  兰加:在金砖国家内,南非的GDP应该说是最小的。不过南非是进入非洲大陆的大门,南非在非洲大陆上是最大的经济体,而且也是最有影响力的,例如南非正在负责一项非常重要的基础建设项目,在这其中,就有一项很重要的南北铁路和公路建设(“非洲南北经济发展走廊”,北起坦桑尼亚的达累斯萨拉姆港,南至南非的德班港),这些项目的实现都需要中国。我们正在这方面与中国进行讨论,看中国可以扮演什么角色。

  除此之外,南非还在拉动一个包括非洲26国的自由贸易协定,这将极大促进非洲大陆的贸易和服务,将涵盖6亿人口,这对于中国和其他金砖国家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市场,而南非就是这个市场的入口,这个自由贸易区在2014年6月就将正式建立。

  兰加:通常,中国被认为是一个低工资、产品质量低下的国家,不过这些认识伴随着中国经济发展也在改变。在南非,就看到很多商人有跟中国做生意的兴趣,中国已经不被看作一个低工资以及质量低下产品的地方,而已经成为在包括技术方面拥有领先地位的国家。不过,我觉得这些认识可能改变的还不够。

  兰加:包括南非在内的非洲国家,对中国及其企业所寻求的是更加健康、更加有意义的关系,它们不想只成为自然资源的供给国,而希望看到这些自然资源更多惠及(其他领域)。中国越积极响应这些诉求,在非洲,中国就越被视为一个可接受的合作伙伴。

  在非洲,我们希望也看到技术转移等情况,这是非洲对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投资者的要求。在这方面,中国比起之前的殖民国家,在此方面的回应要积极得多,是一个更值得信任的合作伙伴。